• 尚还纯真所以对自己更高要求 - [LIVE IN LIFE]

    2009-04-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arasuless-logs/37489448.html

    昨天一整天都被安排得很满,类似于赶场。

    上午去上了第一节日语课。老师意外地是男性,而且讲课还挺有意思的。我拿着学员证匆忙赶到进入时不得不感叹小小的办公楼的一间房里竟然被排满了8-9间教室。这位老师拿着水杯喝水时为我友善地示意了下班级在那儿,我就猜他也许就是我的任课老师。自我介绍时说自己喜爱日剧和游戏,我感叹原来真的有和袁小月一样喜欢看日剧的男生存在。也许袁小月的话也是这样上着班然后回家做着自己喜欢事的人。下课的时候由于遇到下课高峰根本挤不上电梯。所以我从十二楼慢慢地走了下去。长长的通道还会有脚步声的回音,如果有人突然从某个楼层的楼梯口走出来,我一定会被吓一跳。其实我很喜欢这样走很长很长的一条路或者一段楼梯,一直往下往下根本不知道哪里是头,但一但走了出去,刚刚原本走路时想着的事也会忘记。以前高三时从六楼冲下去上课有时会有“啊...怎么还没到?!”这样的接近暴走的热血沸腾的冲劲,现在却不需要了,不需要赶时间了,除非早上我要从底楼爬到十二楼时。

    下午去逛街,没有达到预期要的结果,想买的东西都没有买到。也实在是看不入眼,更或许是嫌麻烦不想一试。之后一起吃饭看演唱会。其实真的好高兴,很久没这么笑了,很久没有这样不用处处拘束,很久没有两个人同时在我身边了。看演唱会的中途查看手机,有一个来自爸爸,一个来自妈妈的未接来电,还有一条爸爸问我在哪儿的短信。当时一下子控制不住竟然流泪了。其实真的想要的只是多一点关注多一点关心而已,真的不想变成“可有可无”的人,只是觉得你们应该多了解我一点多理解我一点多知道一点我真正想要的东西。再之前的一天,在小姑姑家,妈妈就在电话那边什么都不说跟孩子一样嚷着要冲过来,她说,如果她连生日都不给我过,我一定会生气。我当时就告诉她,我不会的,我不是这样的人。你连我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心怀都不知道吗?不过还是很高兴,至少她还是重视着我的。

    如果两个人之间一定需要什么来维持关系,而缺了那样东西那么就无法继续相处下去,那么我觉得还是就这样了断了的好。我不需要这样的朋友。就如同我的父母,不与我沟通交流就不能维系亲子关系这样的事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每个人都有他感兴趣的领域,他想要做的事,他自己的想法他独特的处事方式。不能断然说这样是错那样是对,而更多的是要分析哪里做错了。如果非要逼迫他人来做他不愿意的事来满足私欲的话,你是用何种身份来这样要求这个人的呢?不是朋友对朋友的要求,你没有资格。朋友是要互相搀扶互相帮助的,不是一味地增加痛苦和烦恼以及责备以及不认可。或许你只是在利用他人达成私欲,任何人都可以。我不需要这样的朋友。将军冲上前锋准备举刀,身边原本应该献计献策的军师却跑出来说,你这样打必是败仗,我不干了。我只是说现在的你。

    每个人都有了每个人的烦恼,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奋斗目标。或许我还在迷茫中,但是只要找到一点点的小目标就会好很多。所以今年也许会很忙,也许每天会很充实,充实着沉浸于自己的世界。有时候真的会很累,然后就头脑发胀,会做出吃下两份晚饭、三份晚饭此类的事,会做出洗澡洗到一半开始闭目养神,或者草草冲一下就跑回去睡觉了,而且经常会洗完后不带洗浴用品出来。我觉得如果我自己不要求自己,那么很多事就会做不到,甚至要求了自己也不一定做得到。白羊座很缺少自觉性。但是头脑发胀后的事坚决不能再做了,此类的事以前出现过但都没有造成伤害,比如忘记吃晚饭,比如做着作业会睡着,比如会因为想看漫画而不要命地熬夜或者逃课。不能再这样了。

    二十岁以后,会更成熟、更坚强。

    分享到:

    评论

  • 混乱...我只能说信息量太大了...
    不过..你终于也二字开头了..妈妈我好欣慰...